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视野 >领导干部学国学 >实学研究

王廷相实学思想:古人之学,先以义理养其心

2017-08-03 11:10: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知觉者心之用,虚灵者心之体,故心无窒塞则随物感通,因事省悟而能觉。 

  ——《雅述》 

  王廷相是明代中叶气学的重要代表。 

  王廷相(1474—1544),字子衡,号浚川,世称浚川先生,河南仪封(今兰考)人,祖籍潞州。幼年好为文赋诗。明孝宗时,与李梦阳、何景明等人,提倡古文,反对台阁体,时称“七子”。弘治十五年中进士及第,授庶吉士并被选入翰林院,弘治十七年任兵部给事中,后遭宦官刘瑾迫害被贬。正德十二年升四川按察司提学佥事,后任山东提学副使。 

  王廷相将心、性、情统合为一。在对心的认识上,他说:“知觉者心之用,虚灵者心之体,故心无窒塞则随物感通,因事省悟而能觉。是觉者智之原,而思虑察处以合乎道者,智之德也。”王廷相以“体”、“用”论心,认为心之体是虚灵,心之用是知觉。所谓虚灵与“窒塞”相对为言,“窒塞”表明心中已经藏有成见,或其他影响认识的客观性、准确性的内在心理成分,如此,心就不能“随物感通”,“人心中不著一物,则虚明,则静定;有物,则逐于物而心扰矣”。为求得对于外物之实情的认识,心必须保持虚灵、虚静、虚明的状态。心是思维器官,思维器官的机能作用为“神”,即意识,是“在内之灵”。心是一个思维活动的场所,“神者知识之本”,心的这种思维意识活动是产生知识的根本,没有心进行思维活动,知识就无从获得。 

  影响认识客观性的因素有多方面,王廷相着重从主观的心理成分方面讨论了“成心”、“私心”的问题。他说:“不直截语道,而穿凿以求通,其蔽于成心乎!不普炤于道,而强执以求辩,其蔽于私心乎!此二心者,学道之大病也。……故习识害道。”一般而言,在认识过程中,“成心”总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人对于外界事物的知识并不是在一片绝对空无的心灵土地上构建起来的。王廷相指出,“心无窒塞则随物感通,因事省悟而能觉”,这即是说认识不能僵化、固结于“前见”,而应“随物感通”。“不直截语道,而穿凿以求通”,在认识过程中穿凿附会、执着一隅,试图以自己既成的一偏之见去贯通全体,就不能正确地反映客观实际。 

  在王廷相看来,所谓“静’,是指“静而存养之功”,认为凡是不合于社会道德的“不义之念”,最好是“存养在未有思虑之前”。先以义理养其心,使心“虚而无物”,“明而有觉”,诚能如是,“则中虚而一物不存”,即“可以立廓然大公之体矣”。所谓“动”是指“动而省察之功”,认为凡是不义之言行,最好是“省察在事机方蒙之际”。“以礼乐养其体、声音养耳、彩色养目,舞蹈养血脉,威仪养动作是也”,使人“克去己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功”,诚能如是,则“己克而一私不行,可以妙物来顺应之用矣”。学者只有把静(存养)和动(省察)两种修养方从“并体而躬行之”,才可以逐步达到“无欲”的圣人境界。这就是工廷相所说的“动静交相养”的工夫。 

  王廷相认为,“古人之学,先以义理养其心。”强调穷理对于治养心性的重要性,是不可缺少的。另一方面,他又主张涵养的优先地位。为学如果不先治心养性,决无入处。人之性情苟不合道,则百行就皆失中庸之度。在王廷相看来,在“立敬存诚,以持其志”的前提下,还必须讲习修治之实学。只有把治养心性与应事明道二者结合,才可谓之学问。 

  王廷相反对不出于自己的精心思考、切身体验的墨守陈规,他将此种学者讥讽为“函关之鸡”。清人评说王廷相“持论偏驳,颇多乖戾”。事实上,王廷相并不认为自己的议论“偏驳”、“乖戾”,他是主张不以前人之是非为是非,尤其不以宋人之是非为是非,他经常说的话就是:只要默契道真,虽程朱之论亦可正之。

  王廷相不仅积极倡导为有用之学,而且以经世致用作为自己为学的目的。王此外,廷相在从政中,不论政治、经济,皆讲求实效,力戒空谈,是个实干家。因少,他的一些政治、经济方面的主张大都切中时弊,卓有成效。 

  【参考文献】高令印、乐爱国:《王廷相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综合自“领导干部学国学”)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