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视野 >领导干部学国学 >实学研究

王阳明:心学集大成者 心即理也

2017-08-08 10:36: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本文选自中国实学研究会、韩国实学研究会、日本实学研究会编著的《影响东亚的99位实学思想家》(中国财富出版社2015年版)。正如本书序言指出的:中国实学作为儒学的一种重要思潮,也随着儒学传统进入了东亚各国特别是韩国和日本,对其现代化产生了重大影响;中韩日三国实学研究会联合出版这本书,既是为了解决三国各自的社会问题,更是为了促进三国人民的文化交流,建构一种具有东亚特色的东方现代化文化模式;这种东亚文化共识的建设,也是我们三国实学研究会为三国和平发展努力的一种尝试。 

    

  

  心即理也。天下又有心外之事、心外之理乎? 

  ——《传习录》 

  王阳明是心学的集大成者。 

  王守仁(1472—1529),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属宁波余姚)人,官至总督两广、南京兵部尚书,被封为新建伯。他一生的著作被后人收集编为《王文成公全书》(现名为《王阳明全集》)。 

  据年谱记载,阳明37岁时,困居龙场驿,一日半夜忽然大悟儒学的“格物致知”之旨。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似乎有人在耳边告诉他这一旨意。他惊起跃呼:“原来圣人之道,我们每个人的本性具足。如果一味向外物求之于此理,当为大误也。”这是阳明内圣学的开端,也是他做学问的一个大的转折点。 

  从龙场大悟以后,王阳明所悟的学术宗旨,可以概括为“良知”二字,正如他自我评价的那样:“我此良知二字,实千古生生相传一点滴骨血也”。良知并非是心的普通能力,它是人心的本然状态:“心者身之主也,而心之虚灵明觉,即所谓本然之良知也。”晚年,王阳明曾写信谆谆教导儿子,强调:“吾平生讲学,只是‘致良知’三字。” 

  此良知观念,虽直接导源于孟子,然其意义已经深入许多。一是“现成良知”。此词为王龙溪首创,为良知最低层面的意义。又即孟子所说的“良心”或“本心”,为一般是非善恶、价值判断的标准。二是本体良知,又称良知本体,由现成良知作基础,透过证悟工夫而来。这是形而上的明慧之本体。三是发用良知,即对本体良知磨练完成之后,向外作多方面的放射(过去称之为发用流行),用以建立人文社会之道德观念、是非善恶及价值判断之客观标准。  

  阳明良知哲学思想的形成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龙场“悟得良知”,指悟得此形上昭灵之本体。第二阶段是“存省良知”。在此阶段,阳明倡导“知行合一”、“事上磨练”等方法,目的是达到“动静合一”的境界。心性本体在静中展现比较容易,但在动中显现难。赖极深厚的定力工夫的修养,阳明自37岁“见道”后,又整整做了13年的存省工夫始臻此境界。第三阶段为“应用良知”。由“动静合一”再推进一步为“体用合一”或“体用一源”。又有学者称之为“即体摄用”或“即用摄体”。由本体良知的“体”,显为发用良知的“用”;再由发用良知回摄于本体良知。这就是阳明所说的:“即体而言,用在体;即用而言,体在用,是谓体用一源。”第四阶段为“完成良知”。把本体应用于实际人生,进而作极度的推广应用。从以上阶段来看,王阳明的学问,从工夫的方面而言,确有一套步步可行的“实证”的方法与阶梯。 

  总之,良知是个体(自家)的,是每个人都有的,是人内在的道德判断与道德评价的基石,“与愚夫愚妇同的,是谓同德。与愚夫愚妇异的,是谓异端”。良知这个自家的准则又是每个人都固有的、完全相同的。王阳明的学生曾对他说:“出去看到满街都是圣人”,他回答道:“这是平常的事而已,何足为异?”良知作为内在的道德意识和准则,以天理为内容,所以,良知又等于作为道德法则的理、天理。良知就是天理的昭灵明觉处,所以“良知即是天理”。 

  在良知与物的关系上,王阳明将物分为人的行为与客观事物两种。他说,“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本体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如意在于事亲,即事亲便是一物;意在于事君,既事君便是一物;意在于仁民爱物,即仁民爱物便是一物;意在于视听言动,即视听言动便是一物。所以某说,无心外之理,无心外之物”。 

  王阳明的哲学将儒家的思想通俗化,带有世俗人情的味道,从而容易为普通人所接受。王阳明心学不但对明中叶以后的思想家影响巨大,对近现代思想界、学术界及教育界都发生了深远的影响。王学还传播到海外,影响世界文化,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学说。特别是与中同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有着历史悠久的“阳明学”发展史。此外,王学对朝鲜、欧美文化也日显其学术魅力。 

   (编辑自“领导干部学国学”公号,原文作者董晔)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