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地域文化

济宁太白酒楼就是李白的家

2016-08-05 15:15:00  作者:郑修平  来源:孔孟之乡

  笔者据翔实资料考证,今日济宁的太白楼,就是唐代咸通2年沈光任城《李白酒楼记》中所记的李白酒楼。沈光所记的任城李白酒楼,也就是李白《寄东鲁二稚子》诗中所说的李白任城家中的那座酒楼,即当年李白的故居。

  李白既不开酒店,也不卖酒,他为什么要把他家中的楼式住房取名酒楼呢?按晚唐诗人孟启《本事诗》说:“李白自幼好酒,又于任城县构酒楼,日与同志荒宴其上。”这就是说因他“自幼好酒”所以取名酒楼。“酒楼”一词,也是李白的一椿文学创作。据查,从唐代开元24年李白构楼落户任城之前的历史文献中,“酒楼”一词,尚不多见。那时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或称“酒垆”、或称“酒肆”、或称“酒家”,有楼座的酒店、酒馆,称为“旗亭”,从不见有酒楼之说。所以这时的酒楼,实为李白任城之家的代名词。这也或许是李白这位出了名的“酒仙”“醉圣”灵气的一种自然流露吧。否则,有谁人把自己家中的住房取名酒楼呢?至于李白《猛虎行》诗中所说的栗阳酒楼、《寄谯郡元参军》诗中所说的董糟丘酒楼、《玩月金陵城西》诗中所说的孙楚酒楼,和晚于李白的唐代诗人中仅有的张谓《同王徵军湘中有杯》、皇甫松《大饮赋》两诗中所说的酒楼,虽然皆源于任城的酒楼,但它们的性质都与任城的李白酒楼不同。因为它们都是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之类。这些楼式的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如果不是因李白提名,或不渊源于任城的李白酒楼,它们都依然称为“旗亭”,而不可能称为“酒楼”。鉴此,沈光任城《李白酒楼记》所记的任城的李白酒楼,虽然也说了“李白常醉于此矣”的话,那仅是着眼于“李白好酒”这层意义上而谈。绝不可能此酒楼理解为李白饮酒处。否则,就把它与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混为一谈了。若此,不但歪曲了他是李白故居的本质意义,而且也违背了当时没有“酒楼”一词的历史史实。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任城的李白酒楼,堪称天下第一酒楼了。

  任城的李白酒楼,既然为天下第一酒楼,为什么从金代起又同时改称太白楼了呢?这个原因并不难得知。因为当时的人们都知道任城的李白酒楼,不是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而是李白的家。但人们一看到“酒楼”二字,或读了沈光任城《李白酒楼记》中 “李白常醉于此矣”的这句话,则很容易误以为此酒楼就是李白饮酒的酒店、酒馆之类。这或许就是人们将李白酒楼又取名太白楼的原因。人们以李白的字 “太白”,替代了李白的名 “李白”,再把“酒”字去掉,如此一着,不但名字显得轻松、活泼,富有情趣,而且也就没有了“酒气”,显现出了李白故居的本质,真正成为李白家中的楼式住房了。人们自然也就不会把它与卖酒、饮酒的酒店、酒馆混为一谈了,更不会把它理解为李白的饮酒处了。这就犹如谁也没把马鞍山、江油等地的太白楼理解为卖酒或饮酒的酒店、酒馆一样。至于李白“常醉于此”,这种现象,谁家没有过呢?又由于任城的太白楼是李白的故居,自然它就成了李白其人身后的象征,这就是后人多以建太白楼来纪念李白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这点意义上讲,济宁的太白楼,又堪称天下第一太白楼了。

  既然李白没把他家中的楼式住房提名“酒楼”之前,还没有“酒楼”这个词语,为什么会出现任城的太白楼起源于贺兰氏酒楼之说呢?其实贺兰氏酒楼之说,纯是一种误传,此误传肇自清朝道光版《济宁州志》。由于《州志》的编者,不相信《本事诗》李白“自构酒楼”之说,而把唐人虢州刺史袁郊《甘泽谣》中李白当时在任城饮酒的“贺兰氏旗亭”替代为李白酒楼了。后人不察,故以讹传讹了。 

 

责任编辑:闫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