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名家

世界儒学大会秘书处秘书长孔祥林谈“孔子奖”:应体现国家高度

2016-03-13 16:17:00  作者:孔祥建  来源:中国孔子网

    编者按:在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山东省委副主任委员孔维克提交的《关于规范以“孔子”命名奖项的提案》引起了很大反响。关于这个话题,中国孔子网记者专访了中国孔子基金会理事、世界儒学大会秘书处秘书长、孔子第75代孙孔祥林。

    问:关于全国政协委员孔维克提交的《关于规范以“孔子”命名奖项的提案》,您是如何来看?

    答:孔子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符号,对外传播时只有孔子才能代表中国文化,外国人也认可孔子。由此以“孔子”的名义成立的研究机构、学术团体,以及以“孔子”的名义设立的奖项。这本身是好事情,但是当下有些孔子类奖项缺乏权威性,缺乏监督机制,程序不规范,评选乱象丛生等,和孔子的思想高度不相称。如果任由这些问题发展下去不进行监管的话,必将损害“孔子”的形象,甚至会影响国家形象。

    以孔子命名的奖项,首先要有一定级别的机构和一定的影响力,比如我们设立的孔子文化奖是由文化部和山东省人民政府主管主办。我们国家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孔子教育奖,反响也很好。但有些是打着孔子的名义为了博得眼球,搞出了国际闹剧。所以我觉得全国政协委员孔维克提交的《关于规范以“孔子”命名奖项的提案》非常好,我们就应该规范以孔子名义设奖,设立奖项的起点要高,评审要公开透明。要在世界上做出影响力,让人们感受到奖项的评选众望所归。

    问:以“孔子”命名的奖项对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有积极的意义,您是怎么看孔子思想对中国当代的影响?

    答:孔子是中国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他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也对世界尤其是东亚文化圈影响很深。孔子思想根植于中国人的血液里,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和繁荣稳定。

孔子思想对当代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广泛深入。孔子思想两千多年来一直深刻的影响着中国人的方方面面,今天的中国是历史上中国的延续。过去一段时期,人们认为儒家思想阻碍了中国的发展,其实这些人没有真正读懂孔子,真正了解儒家思想,还有一部分人故意歪曲孔子。在过去的两千多年里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中国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孔子思想最大的贡献之一是中华各民族之间的融合和统一,并使中国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保持着大一统的格局。在国家治理方面,儒家倡导德治、礼治、法治的三结合。孔子说:“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孔子认为有道德引导,用礼仪规范,人们能有羞耻之心。而如果用政治来引导,用刑法来规范,老百姓虽能做到但没有羞耻之心了。所以德治是提高人们的思想觉悟,礼治是约束人们不当的行为,法治是制定法律惩戒犯罪。法治是底线,德治、礼治是引导人们向上向善的,所以说儒家所倡导的治国理念是非常科学的。儒家倡导“仁政思想”,轻徭薄赋,照顾弱势群体,减少刑法,提高整个民族的道德水准和文化素养。今天,大家都在说我们民族的道德水平是在下降的,还有人说是道德滑坡,怎么使得我们民族的道德水平有提升和进步?提倡儒家的伦理思想,教人向上向善,社会才会更加和谐美好。

    问:孔子奖的评选涉及到全球范围,您又如何看孔子思想对世界的影响?

    答:当前我们提出要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在文化方面我们和世界的结合是比较大的,孔子就是被世界所公认的重要文化名人。2007年,我受邀参加了在杭州召开的蒙台梭利百年暨国际儿童教育交流大会,我的大会发言被国外专家肯定,他们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是非常大的。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孔子思想被用来批判西方旧的思想体系并由此成为西方“平等、仁慈、博爱”价值观的源泉。孔子思想不但影响着中国,而且也适合于人类各民族。

    问:规范孔子类奖项,需要做哪些工作?

    答:当前中国有孔子文化奖和孔子教育奖,还可以在此基础上,由政府权威部门主持设立国际性的文化和教育方面的奖项。诺贝尔奖是由瑞典的皇家科学院举办,我们中国的孔子奖也应该由全国性国家组织机构举办和监管。比如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孔子基金会、国际儒联等著名的全国性学术机构、社会团体,一起来组成一个评审委员会,并推荐评审委员。

    问:规范孔子类奖项,同时规范孔子形象也有利于提高孔子像的辨识度和孔子文化的传播力,您如何看孔子形象的标准化?

    答:孔子的形象在大家心目中基本是约定成俗的,在文化交流活动中,改变了孔子形象是不被认可的。对于外国人来说,不好在中国古代人物中辨识孔子。孔子的标准形象并不是为了统一,而是把孔子的大致标志性特点抓住,形成一种易于识别和传播的标准形象。同样,在国内来讲,有些地方做的孔子形象过于丑陋变形,损害了孔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也和孔子作为中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身份不相符合。所以,传播孔子文化也应该加强对孔子形象的标识规范,对于孔子像,我不说标准化,但至少可以标志化。

责任编辑:孔祥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