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孔子基金会 >研究成果

告诉你一个真三国 作者:沈忱 陈瓷

2012-03-12 16:33:00  作者:  来源:

第一章 与曹氏父子疑似“四角恋”的女人(4)
  ,还没见到卞氏的面,甄氏便已泪流满面。这个场面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卞氏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你说我这次害病跟从前一样难好呀,不是的。这次不过是场小病,十几天就好啦,你看看我现在的气色多好呀。”卞氏还长吁短叹说道:“她可真是我的孝顺媳妇啊!”

  另一件事也证明了甄氏可以名列“史上好媳妇榜”。216年,曹操率军东征,进攻孙权。曹家倾巢出动,都随军出发,其中包括卞氏和甄氏生的儿女。但甄氏因为染病,只好独自留在邺城。转年曹军班师,卞氏看到甄氏养得白白胖胖,满脸滋润,感到很奇怪,问道:“你跟儿女分别这么久,难道不想念他们呀?看你这容光焕发的,怎么回事呀?”甄氏微笑地回道:“他们有您老照顾,我有什么担心的!”

  更难得的是,甄氏还是一个美女作家。她有诗作《塘中行》传世,这个后边还会提到。她还是发型设计师,曾在宫中创造了美妙的灵蛇髻。宋代无名氏写的《采兰杂志》记载说,当时宫廷有一条绿蛇,每天甄氏梳妆,绿蛇就盘结一髻在甄氏发上,甄氏效仿为髻,称为灵蛇髻。故事虽荒诞,但灵蛇髻确实流行于魏晋女性中。晋代大画家顾恺之《〈洛神赋〉图》中的洛神就是梳着灵蛇髻,这是甄氏生前常梳的发型。

  从这里看,甄氏不但容貌出众,才华出众,而且胸怀大度,练达理智,低调稳重,贤惠柔婉,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好女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进得睡房”的“三得女人”。

  可惜的是,也许正应了“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话,甄氏的结局十分悲惨。和一些被荷尔蒙支配的男人一样,曹丕对女色的追求“与时俱进”。曹丕在邺城初见甄氏,只有18岁,虽不是情窦初开,那也是少年怀春。 23岁的甄氏成熟妩媚,在18岁少男的心里引起了感情的风暴。但是,绿回黄转,朱颜褪色,曾经蜜一样的恩爱,被时间加水稀释。曹丕称帝后,甄氏已年届四旬,人老珠黄,风华不再,而曹丕却是三十五六岁的壮年男人,成功人士,如日中天。即使甄氏风韵犹存,可是要求曹丕  一个封建帝王,近二十年如一日地只对一个女人用情,似乎很不现实。于是,曹丕就顺理成章转而把雨露洒向郭氏(后封皇后)、李贵人、阴贵人等,甄氏那里“连年大旱”。甚至,二人开始事实分居,曹丕住在首都洛阳,而把甄氏扔在邺城守活寡。

  也许是痴情女子的执著,也许是对薄情男人的怨恨,甄氏非常怀念曾经有过的甜蜜。独守邺城,甄氏写了一首著名的乐府诗歌  《塘中行》,这是一首缠绵悱恻、痛楚凄伤的爱情诗歌。中间部分写得尤为动人:“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 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 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众口铄黄金”,就是众人的诽谤能使黄金熔化,这里的“众人”就是后来的郭皇后等人。甄氏认为是她们说坏话,曹丕才离开她的。甄氏和今天的怨妇一样,丈夫投入别人怀抱,不埋怨丈夫,只是一个劲地说那个“狐狸精”“勾引”自己的男人。

  甄氏写这首诗,当然是想用文字唤回曹丕的温情。这首诗不但没有使曹丕感念旧情,反而适得其反。曹丕读诗后恼羞成怒,决定要甄氏从人间消失。《汉晋春秋》记载,曹丕称帝第二年六月,由洛阳派使者前往甄氏独居的邺城旧宫,赐之以毒酒,令她自杀。甄氏不喝毒酒,曹丕的新宠妃子郭氏就趁其喘息之时,强行灌下毒酒,将其害死。一代绝世红颜,就此香消玉殒。

  然而,甄氏的悲剧还未结束。出殡时,曹丕并没有让甄氏“安静地离开”,而是让她“披发覆面,以糠塞口”。“披发覆面” 就是把头发披散起来,遮住脸,在古代是没脸见人的意思。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皇帝在景山自缢,留下血字诏书:“诸臣误朕,朕无颜见先帝于地下,将发覆面。”在曹丕看来,甄氏是无颜面对地下的曹家祖宗的。“以糠塞口”就是要甄氏到阴间做吃糠的牲畜。

  甄

第一章 与曹氏父子疑似“四角恋”的女人(5)
  氏死了,曹丕还对其如此仇恨,看来甄氏犯的绝对不是只写了一首怨诗的错误。那么甄氏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呢?《三国演义》上对此是这样写的

  因甄夫人失宠,郭贵妃欲谋为后,却与幸臣张韬商议。时丕有疾,韬乃诈称于甄夫人宫中掘得桐木偶人,上书天子年月日时,为魇镇之事。丕大怒,遂将甄夫人赐死,立郭贵妃为后。

  甄氏采用魇镇之术,在桐木偶人上写上曹丕的生日时辰,然后做巫行法,诅咒曹丕中邪或者早死,这当然是死罪。但是,历史并没有记载甄氏这样做,而且就连《三国演义》,也只是说张韬陷害。也有人猜测,甄氏肯定与曹植或者曹操有染,才让曹丕如此痛恨。这个猜测,是很好的影视剧素材,但是,距离史学论断还有十万个十万八千里还要多。

  帝王家事,向来讳莫如深,曹丕为什么如此痛恨甄氏,只能永远是个谜了。

  经典回味  三国可以写得更好看

  “戏不够,爱情凑”是当今一些文学作品的弊端,但是经典名著《三国演义》则显然每一个字符都充满雄性气息,把情色描写压缩到了最低限度。有限的几个艳丽娇媚的倩影:貂蝉、二乔、孙夫人(孙尚香)  也是为了表现男性的人生轨迹而存在的。

  《三国演义》是把排斥女色作为好男人的标准。刘备对张飞说的那句:“古人云: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 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概括了《三国演义》的婚恋宗旨。赵云在《三国演义》里也是一个漠视女色的铁汉子。《三国演义》写刘备攻打荆州,桂阳太守赵范投降后,要把寡嫂樊氏嫁给赵云,被赵云拍了一顿“板砖”

  云闻言大怒而起,厉声曰:“吾既与汝结为兄弟,汝嫂即吾嫂也,岂可作此乱人伦之事乎!”赵范羞惭满面,答曰:“我好意相待,如何这般无礼!”遂目视左右,有相害之意。云已觉,一拳打倒赵范,径出府门,上马出城去了。

  事实上,赵云并非为了“人伦”才不接受樊氏的,而是为了自保。据《云别传》载,当时有人劝赵云接受樊氏,赵云回答说:“赵范是被迫投降的,心不可测,何况天下女子不少。”不久之后,赵范果然借机逃走,而赵云则毫无牵涉。

  罗贯中笔下,本来多次向曹操求娶女战俘杜氏的关羽,变成了对曹操送来的美女毫不动心的“铁汉子”。而张飞强抢夏侯渊14岁侄女为妻的史实,则被“删帖式”处理。与此相反,对于曹操一方的类似事情,罗贯中则是本着这样一个原则:历史发生过的,一定要大写特写,例如曹操占有降将张绣婶子一事;历史上或许发生过的,一定要写成百分之百的事实,例如曹操曾对甄氏动心思;历史上根本未发生过的,也要尽可能写成事实,例如“铜雀春深锁二乔”。

  为了“黑”曹操,罗贯中把美貌、美德、美才兼备的甄氏“黑”成了一个随便的女人,正如毛宗岗做的点评:“袁熙之妻未寡而再嫁,毋乃负其生夫乎!”这样,罗贯中笔下,曹氏父子就成了完全的好色之徒。

  通过对甄氏的描写,曹操与曹丕的形象更加立体丰满。这是一种不动声色的笔法,以不让人察觉的姿势,告诉我们一些更有风韵的东西。这就像风儿经过,不被人知,经过处,花已开。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大作无闲笔。

第二章 貂蝉本是虚拟美女(1)
  演义品读  三国曾被演义

  战争让女人走开。可是,很多战争却是由女人的纤纤素手剪彩的。

  公元前13世纪末的特洛伊战争便是以争夺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Helen)为起因的。李自成攻占北京后,其部将刘宗敏也“攻占”了明将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吴三桂恼羞成怒,引清兵入关。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圆圆曲》写道“痛哭三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三国,有没有这样一双拨弄战争走向的纤纤素手?

  这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貂蝉。《三国演义》里,司徒王允借貂蝉施展连环美人计,让吕布杀了董卓,从而改变了政治格局。

  《三国演义》第八回,司徒王允的义女貂蝉自愿“献身”,为除掉国贼董卓尽力

  蝉曰:“妾蒙大人恩养,训习歌舞,优礼相待,妾虽粉身碎骨,莫报万一。近见大人两眉愁锁,必有国家大事,又不敢问。今晚又见行坐不安,因此长叹。不想为大人窥见。倘有用妾之处,万死不辞!”允以杖击地曰:“谁想汉天下却在汝手中耶!随我到画阁中来。”貂蝉跟允到阁中,允尽叱出妇妾,纳貂蝉于坐,叩头便拜。貂蝉惊伏于地曰:“大人何故如此?”允曰:“汝可怜汉天下生灵!”言讫,泪如泉涌。貂蝉曰:“适间贱妾曾言:但有使令,万死不辞。”允跪而言曰:“百姓有倒悬之危,君臣有累卵之急,非汝不能救也。贼臣董卓,将欲篡位;朝中文武,无计可施。董卓有一义儿,姓吕,名布,骁勇异常。我观二人皆好色之徒,今欲用连环计,先将汝许嫁吕布,后献与董卓;汝于中取便,谍间他父子反颜,令布杀卓,以绝大恶。重扶社稷,再立江山,皆汝之力也。不知汝意若何?”貂蝉曰:“妾许大人万死不辞,望即献妾与彼。妾自有道理。”

  接下来,王允先是把貂蝉许给吕布为妾,接着把貂蝉送到董卓府中,从而离间二人。然后,貂蝉先色诱吕布,倒在吕布怀里,梨花带雨,激他从董卓手里把自己夺回去。然后,她又在董卓面前控诉吕布调戏她,董卓大怒,在凤仪亭掷戟刺吕布,吕布因此坚定了刺杀董卓的想法。最后,在王允的策划下,吕布刺杀了董卓。

  连环美人计是《三国演义》里第一计,貂蝉用美貌倾倒董卓和吕布,又巧妙地离间二人,令人感慨红颜的强大杀伤力。做西施容易,做貂蝉难。西施只要哄好一个吴王;貂蝉一面要哄董卓,一面又要哄吕布,在两个人面前做深情状,比今天的劈腿女还难做。用清人毛宗岗的话说,就是“貂蝉之功,可书竹帛”。

  貂蝉也因此跻身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列。今天,人们常常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女子之美。“沉鱼”指西施,“落雁”指王昭君,“羞花”指杨玉环,“闭月”则指貂蝉。这里面有个美丽的传说:貂蝉午夜拜月,月里嫦娥自愧不如,匆匆隐入云中。连仙女嫦娥都甘拜下风,可以想象貂蝉是何等地让人神魂颠倒了!

  但是,就历史本来面貌来说,如果一个女子被人夸赞为“沉鱼”“落雁”“羞花”,都可以自豪一把,但如果是被人夸赞为“闭月”,那就不应该自豪了,因为历史上根本没有貂蝉这个人。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