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孔子基金会 >研究成果

告诉你一个真三国

2012-03-12 17:03:00  作者:沈忱 陈瓷  来源:

第五章 吕布才是汉室忠臣(1)
  演义品读  三国曾被演义

  《三国演义》把吕布写成一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几乎所有人都与吕布为敌:董卓、李、袁绍、袁术、刘备、曹操  毛泽东说过一句富有哲理的话:“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这句话在吕布身上不灵,例如董卓集团以吕布为敌,讨董的关东军领袖却也以吕布为敌。事实上,吕布并非不受欢迎,董卓、袁绍、刘备、袁术,都曾把吕布拉到自己这边来。但是吕布反复背叛他们,把自己弄得声名狼藉。吕布不但在《三国演义》里,就是在史书上也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三国志》说吕布“轻狡反复,唯利是视”,《后汉书》说吕布“翻覆”。

  一个人采取行动,都是有动机的。吕布如此“反复无常”,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呢?

  还原历史  三国不是演义

  我们从吕布的一封亲笔信里找到了答案。

  吕布奉朝廷命令攻打袁术时,一个叫萧建的人占领着莒县,吕布借道,萧建不允。吕布没有硬打,而是给他写了一封信,说

  “布杀卓,来诣关东,欲求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诸将自还相攻,莫肯念国。布,五原人也,去徐州五千里,乃在天西北角,今不来共争天东南之地。”

  我们从这里看出,吕布离开长安,并非逃命,而是肩负重要使命:向关东诸雄借兵,西迎大驾,光复洛京。所以,他离开长安后,最先投奔的人是袁术和袁绍,因为这哥俩反董口号喊得最响,袁术掌管南线义军,袁绍掌管北线义军,要借兵,理所当然要先找他们。至此,我们也可以推断出袁术和袁绍排斥吕布的根本原因是吕布挡了他们自立朝廷的路。

  有的公务员在参加“为人民的富裕而奋斗”的宣誓大会时,脑子里却在考虑如何多索贿为自己的富裕而奋斗。也许有人说吕布的信也就是一个发誓,不足为信。那我们再听听别人怎么说,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

  第一个人,公认的汉室忠臣王允。长安城被攻陷后,吕布要王允和他一起逃走,王允说:“朝廷幼少,恃我而已,临难苟免,吾不忍也。”这说明王允在最后时刻想的是国事,说完这句话,王允接着叮嘱吕布“努力谢关东诸公,勤以国家为念”,王允要吕布赴关东告诫各路诸侯以国家为念。很明显,王允把保卫汉室的希望寄托在吕布身上,他虽然不是说要吕布做联盟军首领,但是最起码是要吕布担任特使去关东搬救兵救驾的。

  第二个人,酸枣之盟的实际盟主臧洪,是他宣布了诛董的政治纲领《酸枣盟誓》。他在《答陈琳书》中提到“吕奉先讨卓来奔,请兵不获,告去何罪”,从这句话里,我们才知道吕布当初投奔袁绍,是为了请兵救驾。但是当时袁绍忙着拥立刘虞为帝,要自立朝廷,所以他要杀死吕布。

  吕布是不是汉室忠臣,直接当事人汉献帝最有发言权。《英雄记》记载,汉献帝在河东的时候,亲笔在手版上写诏书,让吕布迎他回洛阳。但是吕布军队当时缺少军粮军资,吕布只得派人上书献帝说明情况。汉献帝要回洛阳,他首先想到的是吕布,这充分说明,吕布离开长安是肩负求兵西迎大驾重任的。

  可能有人说吕布虽然肩负西迎大驾重任,但是并不一定说明他就是汉室忠臣。那我们再分析一下吕布是否忠于自己的使命。

  兖州之战中,吕布一开始几乎占领了整个兖州,当时兖州只有鄄城、东阿、范县三个小城还在曹操势力的控制之下。曹操急忙从徐州撤回,其实,吕布完全可以早一点完胜。这一点我们是从曹操的话里知道的。曹操刚刚回到兖州,看到吕布屯兵濮阳,放心地说:“吕布几乎要得到整个兖州了,却不能占据东平,截断亢父、泰山之间的道路,依险阻击我军,却屯兵濮阳,任凭我们进入兖州,可知吕布是无能之辈。”吕布为何屯兵濮阳?难道他不知道要保卫兖州最好的办法就是如曹操所言拒敌于兖州之外吗?

  莫非,吕布真的谋略不足?其实,谋略向来服从于理想。诸葛亮的谋略之高无人置疑,但是他数次北伐

第五章 吕布才是汉室忠臣(2)
  ,近似于一个赌红眼的赌徒,耗费国力,却总是无功而返。难道诸葛亮不知道稳定压倒一切,发展综合国力才有话语权?诸葛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为了实现有生之年统一天下的宏愿。理想解决做什么的问题,谋略解决怎么做的问题;怎么做是决定于做什么的,谋略决定于理想。

  现在再回到吕布屯兵濮阳的问题。假设他像曹操所说的那样,调兵东进,分兵驻守亢父、泰山之险,倒是对保卫兖州有利,可是,这样也必然陷入相持阶段,西迎天子依然只是梦想。吕布从袁绍处逃离,只带出来了几百骑兵,后来他心甘情愿地被张邈、陈宫利用,是看上了兖州的军队。吕布入主兖州,在占领几乎整个兖州的情况下,却又不拒曹操于兖州之外,这说明吕布有其他想法。屯兵濮阳,距离洛阳和长安就近了一些,并且避免被曹军拖住,随时可以西迎天子。

  那吕布为什么不尽快地带兵西下呢?因为他遇到的是陈宫。作为兖州当地豪族,陈宫毫无国家观念,他关心的只是保住兖州、保住自己。当然,也许他看清了汉室已经烂到根子里,扶不起来了。所以,陈宫不会支持吕布的行动。

  后来,汉献帝在杨奉、韩暹的护卫下回到洛阳,接着曹操把献帝接到许都,把献帝“圈养”起来,把他当做“以令诸侯”的工具。这样,吕布找不到自己的理想了。当时袁术想称帝,袁绍想立帝,曹操想挟帝,错综复杂的形势,渐欲迷人眼,吕布很难分得清。吕布曾经想投靠袁术,但是最终在曹操伸出橄榄枝时,他站在了曹操一边。

  吕布站在曹操一边,还是因为勤王理想的驱使。据《英雄记》载,曹操当时给吕布写了一封亲笔信,说自己迎天子,平定天下,摆明了自己和吕布一样是勤王派,获得了吕布的信任。这时,吕布上书给献帝说“臣本当迎大驾,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许”,这说明,吕布选择曹操,其实就是选择曹操当时的勤王行为。曹操利用吕布的这一心理,又给他写了一封信,说“朝廷信将军”,进一步获得吕布信任,让吕布出兵攻打袁术。

  吕布的悲哀,在于抱着不合时宜的勤王理想,傻乎乎地被人利用而不自知。

  经典回味  三国可以写得更好看

  《三国演义》并没有挖掘吕布的勤王理想,而是极力渲染其“三姓家奴”的一面。这正是《三国演义》的成功之处。《三国演义》不仅仅反映了三国时代的风云变幻,也反映了我们的道德准则,倡导了忠、信、仁、义的美德。吕布为何如此声名狼藉?一个外国人在三国游戏论坛里对此做过回答:“中国一向有着强烈的父系社会特征,对长辈尤其是父亲的尊重至为重要,违背这一准则将会被视为大逆不道。可悲的是,吕布却违背了这一个准则,而且是两次  吕布杀死两名父亲的恶名给他自己带来了许多麻烦,各地领主都认为他是不可信任的。”罗贯中已经把吕布刻画成挑战道德底线的真小人,绝对不会再赋予其任何光辉了。

  人们在对吕布的痛恨里,淋漓尽致地对其无耻行为进行讨伐,灵魂得到净化,我们的传统美德中的光辉,沐浴着每一个《三国演义》的读者。

  这,可能是《三国演义》的最大成功了。

责任编辑:刘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