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晋国栾氏家族的沉浮启示录

2018-11-05 09:40:00  作者:  来源:海叔说春秋

    

  在晋国的卿大夫家族中,除了韩赵魏家族外,还有荀氏、栾氏、范氏、郤氏等家族,轮番上演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故事。百余年的时代更替中,韩赵魏几番沉浮,虽其间经历宫廷纷争,经历对外战争,终究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瓜分晋国公室,成为天子敕封的正牌诸侯。而剩余的荀氏、栾氏、范氏、郤氏,则在政治的战争中落败,迁徙的迁徙,死亡的死亡,家族大多随春秋之世而没落,即没有等到战国的大门开启,就已然消亡。如“三郤”被晋国国君派外嬖胥童数人杀死,范氏家族被荀氏和韩赵魏三家攻灭,而最后荀氏的智伯又被韩赵魏所灭。这种你死我活的政治角斗场,始终是强者生存法则。郤氏是“三郤之乱”,荀氏是“智伯之殇”,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栾氏也有“栾氏之乱”。

  “栾氏之乱”主要发生在晋平公时代,晋国推行的三军六卿之制,其中有中军将、中军佐、上军将、上军佐、下军将、下军佐,就是三军六卿。当时晋国的三军六卿中最出名的就有赵氏的赵武、有韩氏的韩起、范氏的士匄和士鞅,有魏氏的魏舒和魏绛,都曾在三军六卿中担任要职,他们大多相互结亲,互相之间关系非常密切,其中栾氏和范氏就有结亲,栾黡与范宣子也就是士匄的女儿栾祁结婚,生下了儿子栾盈。晋国的动乱正是源于栾范两家矛盾。当年晋国联盟诸侯列国与秦国交战的时候,范氏和荀氏作为统帅,而栾氏家族的栾针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不幸在阵前牺牲,这就导致栾氏的栾黡与范荀两家结仇,而来自范氏的栾祁自然在栾家受到冷落,这是数年而后栾祁要与外人私通的其中缘由。

  

  事实上说,栾黡不过就是晋国三军中的下军统帅而已,晋国的军队建制以中军为首,上军次之,下军再次之,而栾氏家族有很多人都是一直处于下军,很难爬到中军将的位置,唯独的中军将就是栾盈的祖父栾书,当跟栾书在下军共同任职的赵朔已经连跨三级成为中军佐,栾书都还只是下军佐,直到郤克家族衰亡而后栾书才成为三军统帅中军将。在晋悼公成为晋国国君而后,栾书试图让栾氏家族继承自己的爵位逐步登上晋国政坛高位,并主动向晋悼公推荐儿子栾魇,结果没有想到的是晋悼公居然同时把荀家、韩家的人也提拔到六卿之中,而且更是重点提拔荀氏,其中荀氏就有两人,加上范氏的两人,在力量上明显已经超越栾氏家族。这是让栾书无法想到的。

  等到后来栾书意外失踪,栾的地位就基本上被束缚在下军的位置,很难再超越,六卿之间本身的明争暗斗就不用说,政坛之上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巨大灾难,很多年前赵氏孤儿的惨案始终是教育着六卿家族的。因此各大家族皆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努力在宫中和军队中赢得声望,才能取得话语权。对栾氏最大的优势是,晋国有名的曲沃地区成为栾氏封邑,而且就连范氏的士鞅也因为与栾盈不合,被逼迫出走秦国。但是在外面忙碌不停的栾盈,没有注意到自己家中的变化。当年受尽冷落的栾盈母亲栾祁在栾盈常年在外奋斗的时候居然找到机会与家臣州宾私通,栾盈得知后羞怒不已,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栾盈封闭家门,关了母亲禁闭。

  

  这个时候从秦国回来的栾盈的舅舅,也就是士鞅为报复栾氏,就找到妹妹栾祁,说服其与范氏合谋,诬陷栾氏有谋反之意。在栾氏家族既受夫君冷落,又受儿子刑法,数年而来受尽屈辱的栾祁终于忍无可忍,就与娘家人沆瀣一气,到晋平公面前声泪俱下声控栾氏。这种证人的杀伤力是相当巨大的,况且对于晋平公这个试图复兴晋国霸权的君主来说,是绝对不允许国内出现任何反叛力量的,重要的是栾氏的封地曲沃曾经就是具有代表性的晋国小宗取代大宗的根据地,晋国国君们心中都有一种担忧,从前晋武公让曲沃的小宗家族入主晋国都城,成为名正言顺的诸侯之事,永远都是某种潜在可能,晋国国君们相信的道理,就是曲沃要交给有最大功劳的,还要最信得过的人。如今最信得过的栾氏也要反叛,这就是绝对不能饶恕的事件。

  而当时的晋国政治是这样的,栾氏当年在赵氏孤儿事件中陪同晋国国君带兵诛杀赵氏子孙,赵氏跟栾氏本来就是仇人,自然不在同一阵营,而韩氏与赵氏家族历来亲近,韩氏的中兴人物韩厥执政时期,与赵氏孤儿也就是赵武是政治同盟,因此两家如果在栾氏的战争中是很容易成为联盟的。另外范氏跟荀氏本来就跟栾氏有隔阂,于是晋国的本国加盟至少就有荀范赵韩四家了,再加上后来范氏承诺魏氏魏舒以曲沃之地,就使得魏氏临阵倒戈,成为保晋派。栾氏便只有嫡系胥氏支持,虽然在军中有些支持力量,而且战斗力都很强,最后还是无法彻底攻破晋国卿大夫们组成的联盟军,只能退守曲沃,静待齐国援军,可惜的是齐国那位齐庄公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完全征服晋国,趁晋国内乱之际,派遣大军攻打卫国,趁火打劫攻取数座城池。栾氏内外交困,齐国居心叵测,栾盈终抵不过六卿们,最后身死城破,家族被灭族,这场晋国内乱则以栾氏之灭作为结局。

责任编辑:宋睿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