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寻根

盛京1636:旗袍在这里诞生

2018-04-20 14:49: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旗袍故都,是历史考量,是自信和希望,既有对城市文化地位的展述,也有对学术研究的新期待,值得期许。旗袍在盛京生成发展,并以盛京为源头流行全国走向世界,传续至今近四百年,其影响力持久、广泛,所以旗袍故都在盛京,是客观的历史实在。
  1636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这一年,在明朝的残阳里是崇祯九年,在清朝的熹微中是崇德元年。两年前的四月,皇太极上谕沈阳城称“天眷盛京”,意为“兴盛之都”。两年后同一个月的四月十一日,皇太极率文武百官在盛京城德盛门外的天坛祭告天地。他在祝文中说:“勉徇群情,践天子位,建国号曰大清,改元为崇德元年。”从此,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王朝275年的江山从此开始。接下,皇太极又陆续颁布了宗室王公与福晋、诸臣顶戴品级服色等制度。“削发易服”,旗袍从此成为后妃、格格等旗人的法定服饰,成为满汉通用服装,成为凤凰楼和盛京城里最动人的风致。沈阳也由此成为“旗袍故都”。
  旗袍在沈阳诞生,故名思义,即是“旗人的袍”。《大清会典》对旗人穿戴袍服曾有具体规定:帝、后的龙袍和亲王、贝勒、文武官员蟒袍,一律带箭袖。旗袍有龙袍、蟒袍、常服袍。清初,款式尚长。顺治年间,末减短至膝。不久,又加长至脚踝。清中后期,袍衫流行宽松式,袖大尺余。甲午、庚子战争后,受西方影响,款式越来越紧瘦,长盖脚面,袖仅容臂,形不掩臂。旗女所着的狭义旗袍,到了清末则成为满汉共同喜欢的一种服装款式。
  但是客观说,旗袍虽然在沈阳诞生,但也并非是满族人的凭空想像,而是与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的服饰文化相关联的。中国古代服饰史中,最主要的有弁服、深衣和袍三种。袍的历史相当久远,《诗经·秦·无衣》中有“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句。袍是一种直腰身、过膝的中式外衣,男女皆可穿。从《诗经》时代开始,袍这种服装样式已经存在了3000多年。只是到了旗人,尤其是清王朝诞生之后,这种服装才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才有了“旗袍”的概念和名称。如此说来,旗袍当时满族服装与汉族服装相互继承、影响与融合的经典。
  旗袍初生既有两大特点,一方面,款式以满为主、兼收汉族、蒙古族,形成独特样式。另一方面,从材料的角度(面料、花式、)、工艺加工等,有许多对汉族文化的吸纳。因此,必需要建立严格的识别系统,即要把握严格的质量要求和技术标准。要回答:是不是旗袍,是否符合等级规范、款式样式,能否普及和推广等问题。盛京时期旗袍的生产是巨量的,有皇帝后妃、王公大臣,朝服、官服、军服等需求,已开设官办作坊进行加工,没有严格质量标准的生产是不可以的。盛京时期,旗袍又是兼及男女外衣长袍的泛称,其量可推。其特点是合上下衣为一体,较之传统女真族袍服更加简洁轻便的新式旗袍。功能上,有单、夹、棉、皮和衬绒、丝绸(单、棉袍)之分。且腰身宽松、平直,袖口宽大,衣长至脚踝。还保留着左衽、无领、四开襟、束带、窄袖等特色。入关,朝袍、蟒袍、官袍、战袍等级更加森严,礼服、行服、常服更趋复杂,识别系统不断强化。
  清中后期,旗袍逐渐成为女装的专属。嘉道以降,旗袍面料更丰富,款式求新,扣缀右衽、下摆开衩、起元宝领;有的领高盖住脸腮碰到耳,袍身上多绣以各色花纹,领、袖、襟、裾都有多重宽阔的滚边。至咸丰、同治年间,旗袍镶滚达到高峰时期,有的甚至整件衣服全用花边镶滚,以致几乎难以辨识本来的衣料。旗女袍服的装饰之繁琐,几至登峰造极的境地。旗袍在传续中变革,在变革中发展。
  旗袍品类丰富、制度完整,特别表现在行为习惯的坚守。传续是时间的积累,是行为识别的考量。社会生活中,旗袍的普及、发展是客观的历史实在。而保持这种实在的关键则是行为习惯的建构。即,着装旗袍必需遵守有关制度规定,必须注重场合、职业、年龄、地域和本人身体条件、气质特点等。不能唯美不成反露丑,不能高雅不成反尴尬。穿着旗袍不仅要有思想认同,而且要有行为实践。同时,行为习惯的建构有了道德考量的外延。
  另外,旗袍行为习惯的研判也呈现出多个阶段特色。一方面,带动发饰、靴鞋、帽及佩饰等整体变化(多民族工艺、审美情趣互相交融)。另一方面,出现旗袍相关礼仪,以及不缠足的新风俗(这几乎是妇女解放的进步),从而民族融合深度加强,旗袍文化开始系统化。
  民国及今,旗袍文化有了新活力。除旗袍仍是女人专属以外,款式趋向于简洁,色调力求淡雅,注重体现女性的自然之美。在沈阳很多家庭都有旗袍裁剪、制作的高手。那细密平整的针脚几乎看不到。那新颖独到的盘扣、精致的滚边、得体的啃脚,舒服得体令人啧啧称赞。

  综合:沈阳日报 旧王孙公众号  

责任编辑:赵珂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