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诗书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隐含着什么样的文化内涵

2018-07-18 09:06:00  作者:周山  来源:解放日报

   

  忍耐是一种智慧 

  “自强不息”取自 《易传》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一语,意思是,天道刚健,君子应当以此为楷模,自强不息。 《乾》卦的六个爻都是阳刚之爻,六个爻辞揭示了这样一个内涵: “自强”且能 “不息”,必须具有忍耐、忧患、自悔三种意识。忍、忧、悔便是 “自强不息”的全部内涵。

  《乾》初九爻辞“潜龙,勿用”,是自强不息的起点。 “潜”,是自身力量不足而采取的一种自觉的理性行为。

  潜而勿用,原因有二。一是自觉地积累力量,如人们常说的“厚积薄发”。种地的农民知道,根深才能叶茂;建筑工人知道,楼房高低取决于基础;远途的旅人知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周易》在象征天、地的《乾》、《坤》两卦之后,选择《屯》、《蒙》作为第三、第四卦,再次表明 “自强”须从积聚物质财富、培养人才资源起步。

  万物生长的自然界,也向人们昭示着这一规律:一颗种子,在地下伸展根系,吸收水分养料,最后破土而出,往往越是漫长越是艰难的初始积聚,对以后的整个生长发育过程往往越是有利。孟子说: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讲的也是一个人在其有为之前必要的力量积累。忍,是这一段力量积累时期的核心精神。不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此后的人生也便不可能写出精彩篇章。

  二是与敌对势力对垒时的量力而行。力量的强与弱,是比较的结果;选择进取还是隐忍,须因时度势。敌强我弱,就须忍。此时的忍,是明智而非怯懦,是争取时间积累力量壮大自己。周文王被商纣王囚于里,是文王因时度势不得不前往殷都接受囚困,为自己的部族争取时间壮大实力;越王勾践前往吴国卧薪尝胆,也同样是为了争取时间壮大越国。如果没有周文王的里之忍,也就没有后来的武王克商和周王朝的一统天下;如果没有勾践的卧薪尝胆之忍,也就没有后来的越国复兴雄霸一方。

  华夏民族经风历雨一路走来,既有艰苦卓绝的奋斗,也有忍辱负重的权宜。没有前者,后者便是没有脊梁的苟且者;没有后者,前者往往成为半途而废的失败者。 《三国演义》中,张飞、刘备皆因不能忍一时之愤,快速出局;聪明如诸葛亮者,忠的情结遮蔽了忍的理智,五次出兵攻魏,皆无功而返;第六次出兵攻魏,命丧五丈原。正是一次又一次不自量力的出师,耗尽了蜀国的元气,成为三足鼎立中的第一个出局者。诸葛亮这种被后人津津乐道的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实际上是一种缺失理智、不自量力的行为。 “尽瘁”的结果,不仅是个人的失败,也往往会给整体利益带来重大伤害。

  历史的作用不在炫耀而在借鉴。我们欣慰地发现,华夏民族综合实力极大提高的今天,“忍”作为自强不息的一种手段,既借鉴前人而又超越前人。忍,是一种理性的手段,是一种智慧的展开。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一旦缺失忍,自强之路就随时可能中止。

   

  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 

  忧患意识,是自强不息的内涵之二。忧患是一种生存状况,忧患意识是对这种可能发生的生存状态的防范预谋。这种意识存在于事业顺利、生活安逸即所谓的“安乐”状态下对可能发生忧患状况的思虑,所谓“居安思危”。

  《乾》卦六爻分为天、地、人三个层面, 《周易》作者通过象征 “君子”的第三、第四两个爻辞,表达了忧患意识。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白天勤勉做事,晚间怵惕思省。保持了这种居安思危的心态,就不会犯错误。这爻辞也可作另一种断句: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今人常用的 “朝乾夕惕”一词,即由此而来。九四爻靠近 “九五”之尊,所以,爻辞的忧患意识更浓重:“或跃在渊,无咎。”这是在 “夕惕若厉”基础上的进一步表达。这是一个令很多人羡慕的高位,却又是一个“伴君如伴虎”的高危之地。机会与风险共存,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自在情理之中。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处身高位者、事业即将成功者必须具有的戒惧忧患之心。如临深渊是什么心态?就是战战兢兢唯恐跌下去万劫不复的心态。处于高位而又能持有这种强烈忧患意识的人,自然不会去犯功亏一篑的错误。

  人类常常要面临两类患难,一类是自然降临的患难,另一类是人为造成的患难。前一类患难很难避免,后一类患难则往往由于处理得当而可以避免发生。忧患意识的一个作用,就是由于对自然灾害发生的可能性有了预期的考虑,从而为人们应对可能来临的自然灾害提供精神和物质准备,尽可能将自然灾害对人类的损伤降到最低程度。

  自然灾害,其实都是自然现象,无不受自然规律的支配。任何自然灾害的来临,先期都有征兆,“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就是这个道理。然而这类征兆,对于头脑中有没有忧患意识的人来说,结果大不一样。头脑中有了忧患意识,就会洞察一切,并且见微知著,马上采取防患应急措施,将旋踵即至的灾难损害降至最低程度。倘若头脑中缺少忧患意识,面对天灾征兆也会视若无睹,以致灾难降临时惊惶失措,听天由命。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自强不息需要忧患意识来支撑;忧患意识,是自强不息的题中应有之义。

   

  直面现实的自悔精神 

  自悔意识,是自强不息的又一重要内涵。 《乾》卦第六爻位居“九五”之上,实属至尊。该爻辞 “亢龙有悔”,可谓言简意丰。 “有悔”是“夕惕若厉”、“或跃在渊”的延续,是随着人的自强不息的进程,在高位这一处境下,如何继续保持自强不息状态的一种理性的、自觉的反思,而不是面临物极必反的自然规律生发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悔恨。亢龙即居于高位的领导者,要有自悔意识,要经常性地自觉认识自己的不足,检点有无失误的言论或决策,是“持盈保泰”、自强不息的不二法门。

  “亢龙有悔”给我们很多启示。

  首先,长期居于高位的人,要始终保持头脑清醒,千万不要迷信自己一贯正确。发觉错误,及时纠正,是一种自信的表达,也是自强不息的体现。 “实践检验真理”,其性质不在学术观点的争鸣而在自悔意识的确立,矛头指向 “句句是真理”的 “亢龙”迷信如何回归到“亢龙有悔”。正是这种自悔意识的回归,才有在自强不息的道路上的不断前行。

  其二, “亢龙有悔”中的 “有悔”,是自悔而非替他人 “有悔”。中国人有一个传统,把历史作为一面镜子,借古鉴今。于是,替古人 “有悔”便成为一些人的专业。这一专业的形成,可能为了避免直面自悔的尴尬,于是借古喻今,说古人如何的好,是在暗示今人行为不当;谈古人如何的不好,也是在提示今人不可重蹈旧辙。绕了一大圈,旨在劝人 “有悔”。

  自悔直面现实,需要理性更需要勇气。

  能否自悔,关系到自强之路到底能走多远;能否自悔,也是衡量和检验领导干部素质优劣的一把尺子、一块试石。自悔意识不是身居高位者的专利,任何一个有自强心有事业心的人,也都应该具有。从传统文化观念而言,培养君子人格中就有“吾日三省吾身”一说。反省吾身,就包含着自悔的内容;自悔意识不仅存在于重大事情发生之后,存在于位极之际,也同样存在于平民百姓之身,存在于日常工作生活之中。总之,倘若时时处处都能保持自悔意识,个人自强不息的愿景也就有可能成为现实;整个民族的自强不息,也就有了最广泛最坚实的基础保证。

   

  “不争”是一种境界 

  在“厚德载物”这个传统民族精神里,有许多宝贵资源值得我们继承,比如谦让的道德风貌,仍然为当今社会所普遍认同;“善利万物而不争”的道德品行,依然作为人们修身养性的重要内容。这些优秀的道德品行,不仅具有普遍性而且具有恒久性,是构建当代民族精神亦即新的时代精神的重要内容,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的人文资源。

  “厚德载物”是华夏民族精神的另一半重要内涵的表达。该词取自 《易传》的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一语。 “地势”即是与 “天道”对应的 “地道”。老子说 “人法地”,就是讲人要效法大地之道。大地之道是什么?是由六个阴爻构建的 《坤》卦所象之意。卦辞说: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坤的属性是母马那样的柔顺,顺从谁?顺从刚健的天道。然后是“先迷,后得”的例说。总之,无论前一例说还是后一例说,都指向 “后”。甘居后,便是 《坤》的特有属性;地道的 “厚德”,就是甘居天道后面的柔顺品性。所以,坤道之 “厚”,也就是君子居后之 “后”。在 《坤》卦语境中, “厚德”就是 “后德”。

  《坤》卦卦辞,只是对坤道的“后德”作了一个总体的概述。 《周易》作者关于“后”德的分析,主要在爻辞中展开。例如,六三爻辞说:“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不显耀自己的才华,固守柔顺的德性;倘若有机会辅助君王成就事业,功劳也应归于君王,这样的人必然能善终。地位越高,越要小心谨慎:“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六五爻已属天爻,爻辞说: “黄裳,元吉。”德高望重的君子如同“黄裳”遮隐于上衣下面那样,仍应心甘情愿地追随在君王左右。 《坤》卦六爻,均为谦后之言;谦后则吉,争先则凶,是《坤》卦的核心思想。

  后德即是厚德的思想观念,由此形成。以“牝马之贞”自诩的妇女们,也便因此傲人,以获得“后”名为荣,做了皇帝的妻子,便是“皇后”;做了皇帝的娘,便是“皇太后”。总之, “后”是坤德的代名词,融入到了民族血脉中。

  中国历史上,老子是最早为 “后”德唱赞歌的人。后德的内涵中,有两大属性,一曰“柔”,二曰“不争”。老子说:“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他又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道德经》)老子赞美“柔”赞美“不争”,是因为它们所代表的德性使得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无法与之抗衡。当然,在中国历史上,也并非所有人都欣赏 “后德”,唐代的武则天、清代的慈禧太后就是典型代表。住在后宫的她们,偏要走进前面庙堂,破一破 “先迷”的戒条。戒条虽然被破了一下,但是传统的 “后德”观念实在太强大。

  毕竟,《周易》中的卦爻辞只是一种例说,《坤》的卦爻辞是写给普天下所有“君子”看的。后德不仅包括皇后、太后们的坤德,更是具有普遍意义的道德品行,通过修身养性融为君子人格的一部分,化入治国平天下的事业中。当然,《周易》作者所主张的后德品行,并非所有的人都赞同。战国末期的著名思想家荀子,就曾对 “括囊,无咎无誉”这种过分的小心谨慎提出批评,斥之为 “腐儒”行为。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不仅“括囊”这类明哲保身的道德行为已经不合时宜,明显带有人身依附性质的“先迷后得”的价值取向,也与民主平等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但是,谦让的道德风貌,仍然为当今社会所普遍认同;“善利万物而不争”的道德品行,依然作为人们修身养性的重要内容。因此,在“厚德载物”这个传统民族精神里,仍然有许多宝贵资源值得我们继承,这些优秀的道德品性,不仅具有普遍性而且具有恒久性,是构建当代民族精神亦即新的时代精神的重要内容,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的人文资源。

  华夏民族是一个创造灿烂文化、历史久远的民族,是一个历尽沧桑、自强不息的民族,是一个自我意识不断增强、道德品行不断完善的礼仪之邦。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人们普遍认同、也大致概括了华夏五千年文明的传统民族精神,虽然随着社会进步、时代变迁,这一民族精神也面临与时俱进的考量与调整,但是构成这一精神的主要内容,仍然需要我们继承和发扬,这也是华夏民族与华夏文化能够数千年血脉相承并且继续自强不息传承下去的最大理由。

  ◎作者周山,华东师范大学“双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标题:解读“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文化内涵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