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海昏侯墓发掘的儒学价值 >儒学价值 >失传千年的《齐论》

海昏侯刘贺为什么把《齐论语》终生带在身边

2017-02-23 09:54:00  作者:  来源:光明网

  

  《论语》(资料图 图源网络)

  海昏侯墓出土的竹简数量远超预期,达到5200多枚。通过红外扫描等技术知晓,在这批竹简中有失传1800年的《齐论语》“知道篇”。这是学术界的一项重大发现,不仅对于人们全面、正确地认识儒家思想的未知部分,而且对于深入研究西汉时期的思想发展史以及古代儒家学说的演进,具有重要意义。

  一、 时代背景:孔子被请上了圣坛

  汉代以前,孔子及其创立的儒家学说,只不过是诸子百家中的一家,在300多年间虽然产生很大影响,但并没有占据思想文化的统治地位。到了汉武帝时期,随着国家疆域的开拓、民族的融合、经济的恢复与发展,急需有统一的思想文化。这一点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所面临的基本形势差不多。但汉武帝吸取了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教训,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他决心“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汉武帝推行“独尊儒术”政策的力度是非常大的。

  一是大肆祭孔。汉高祖刘邦初打天下时,本不喜欢儒生及儒学,但乱世尚武,治世修文,在酈(li,音力)食其等儒生的辅佐下,随着刘邦一步一步取得天下,他对儒生的态度也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由“轻儒”转变为“好儒”。刘邦曾亲自以太牢之礼祭祀孔子,以证明他对儒学的尊崇。到汉武帝时,“诸侯卿相至,常先谒然后从政。”也就是说,新官上任必须先拜谒孔庙。这就开了中国历史上当朝官员祭孔的先河。

  二是规定了儒家的《诗》、《书》、《礼》、《易》、《春秋》为五经,在朝中设“五经博士”,专门研究、传授这些经典著作,以备资政。后来又增加了《孝经》、《论语》,合称为七经。天下学子都要把这些儒家经典作为教科书来学习。

  三是任命了一批儒家学者为丞相、太尉、郞中令、御史大夫等高官,还罢免了一批不治“五经”的博士和信奉黄老之学的官员。从而结束了先秦以来“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的混乱局面。

  四是改造儒家思想,把董仲舒的“天人合一”、“三纲五常”、“大一统”、“君权神授”等学说融入到新儒学之中,并以此“举贤良,明教化”。

  这样,从皇帝、丞相、博士到地方官员都会讲经学,上下一同灌输遵守封建等级和伦理秩序的意识。由此,孔子便被堂而皇之地请上了圣坛,儒家思想也成为统制社会意识形态的绝对权威。

  汉武帝推行的这一套“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在儒学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不仅使儒学成为此后两千多年来的官方指导思想,也对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二、教育熏陶:刘贺的儒学功底深厚

  “独尊儒术”的汉武帝,还特别注重用孔孟之道教育后代。“巫盅之祸”后,他在总结自己的育子经验时说:“生子应置于齐鲁之地,以感化其礼义”。汉武帝的次子刘闳(hong,音宏)被封为齐王,就是要让他在那里学习儒学,可惜他很早就死了。五子刘髆(bo,音博)即刘贺的父亲,被封为昌邑王。昌邑国就在古代鲁国的境内,距孔子的家乡曲阜还不到100公里,距孟子的家乡邹城也不到100公里。汉武帝还亲自为刘髆挑选了当时的大儒当老师。刘髆死后,年仅5岁的刘贺成为第二代昌邑王,年迈的汉武帝同样为刘贺挑选了三位老师,即龚遂、王吉和王式,都是那个时代满腹经纶的顶级大儒。

  郞中令龚遂“以明经为官”,即以儒家的经典行事。他看到年轻的昌邑王刘贺“动作多不正”,便“内谏争于王,外责傅相,引经义,陈祸福,至于涕泣,蹇蹇(jian,音简)亡已。”龚遂还精心挑选了王安等十个“通经术有行义”的人与昌邑王刘贺共起居,要求他们“坐则诵诗书,立则习礼容。”老师王式则以孔子整理的《诗经》三百五篇,“朝夕授王”,在讲授过程中,“至于忠臣孝子之篇,未尝不为王反复诵之也;至于危亡失道之君,未尝不流涕为王深陈之也。”正是在他们的教导和熏陶之下,昌邑王刘贺逐渐成为儒家文化的信奉者。在昌邑当庶民时,有人看到这位被废掉的皇帝、曾经的诸侯王刘贺,“衣短衣大绔,冠惠文冠,佩玉环,簪笔持牍趋谒”,完全是一幅儒生的模样。在刘贺的墓葬中,发现绘有孔子画像和记录孔子生平的彩绘温明。这些都是刘贺终生信奉儒学的极好证明。

  那么,刘贺究竟读过哪些儒家经典呢?他的儒学功底到底有多深呢?史书中没有专门介绍。但是从典籍的叙述以及出土的竹简中可以找到答案。

  其一,《诗经》,内有305篇,统称诗三百篇,相传是孔子所编著,为儒家五经之首。(图3)前面提到,王式“朝夕授王(指

  昌邑王刘贺)”,使他均可背诵。此外,龚遂和王吉,也经常引用《诗经》的章句教育尚在青年时期的刘贺。应当说,刘贺对于《诗经》是精通的。

  其二,《孝经》,分为18章,共1903字,相传是孔子为曾子陈述孝道之作,是中国第一部伦理专著。刘贺不仅通读过,而且熟记于心。在大将军霍光废黜刘贺帝位的紧要关头,他脱口而出:“闻天子有争(诤)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天下。”说明他对《孝经》中的语句相当熟悉,可以运用自如。

  其三,《易经》,也称《周易》或《易》,是我国最古老的占卜术原著,从本质上说,就是对未来事态发展进行一定的预测。刘贺生前认真研读过,并且死后把它带进了坟墓。但客观地说,刘贺不一定能够读懂它,因为在人生中的几处重要关头,他的行为都出现不应有的失误,说明他还不能预测未来,把握机遇。

  其四,《论语》,今本共20篇,由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编撰而成,它以语录体和对话文的方式,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由于刘贺墓中出土的竹简中有《论语》,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生前一定认真研读过这部著作。

  按照汉代的学位制度,只要精通一部经书,就有资格当五经博士,并且可以讲学。而刘贺却精通《诗经》、《孝经》两部经典,还认真研读过《易经》、《论语》,应该说他的儒学功底相当深厚,不亚于那个时代的大儒。所以,在海昏侯刘贺的墓藏中发现儒家的多部经典毫不奇怪。

责任编辑:肖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