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电影孔子 >新闻

由电影《孔子》说开去

2010-02-04 09:40:00  作者:刘斌  来源:齐鲁晚报

   西历年初旧历岁尾,当纳威人的大鸟与地球人的直升机仍在“潘多拉”星球角力飞行的时候,内地影坛又传来了至圣先师周游列国的滚滚车轮之声。《孔子》在电影的表现手法上虽不及《阿凡达》先进和华丽,但在叙事的严谨、内涵的深刻、人物的丰满上倒似颇有过之。当然这种差别首先是由题材的不同所决定。
   必须承认,导演胡玫和他的剧组在电影拍摄特别是文化和史实研究上下了颇大功夫。影片自对大同理想的憧憬开始,至春秋成书夫子绝笔为止,以孔子的人生轨迹为线索,以诸侯争霸的春秋乱世为背景,巧妙地将孔子主政于鲁、匡正国体,无奈被逐、境外流离,暮年归国、潜心学术,以及会见南子、困于陈蔡等一生所经历的大小事体,贯穿于矢志不渝崇仁倡礼的思想主题下,在本诸史实又是精心设计的包括外交、内战、朝堂、山野等多种场合,通过人物对话和情节设置,成功刻画了一个大仁大义大智大勇、理想笃定却又怀才不遇的圣人形象。
   具体来看,推动殉葬制度改革、挽救陪葬童子便是大仁,亲擂战鼓火烧叛军以护国平叛正是大义,以牛车代战车保卫君主、借会盟之际巧收城池是为大智……仅从这些来看,剧作的人物刻画便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历史上颠沛流离于各国之间的孔子,正当是这样一位有勇有谋既仁且智的圣贤角色。另外,影片对经典所载孔子言论的运用和处理也颇为妥帖,值得称道。比如在夹谷之会时,“孔子”以“言必信,行必果”的标准来要求齐君言而有信,便正与后者实际的小人之行非常协调。再如,在《论语》当中,“子见南子”和“好德如好色”两章分在《壅也》和《子罕》篇,两者并无相干,《孔子世家》中太史公将后者用为孔子对卫君与南子同车而行、招摇过市的批评,影片中“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一句却被安排在孔子同南子见面时出现,用来强调好德与好色两者的对立,倒也别出心裁,不失为一种合乎情理的经典新诠。当然,出于艺术的需要,在很多历史节点的叙述上,影片并没有照搬史籍,比如夹谷之会,史书所谓“优倡侏儒”便没有在荧幕上出现,人物对话亦与史书所载相去颇多,但艺术创作毕竟不同于史学研究,有所参差正由艺术创作的自身特点所致,实也无可厚非。当然,个别地方与文化史实有出入盖是无心之失。
   最近几年,确切地说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经历了自由化思潮冲击的中国内地开始出现所谓“传统文化热”和“国学热”,因为历史的原因而斩断文化脐带的中华儿女,开始在精神失怙若干年后重启文化寻根之旅。于是精研国史的陈寅恪、才情横溢的钱钟书、学贯古今的钱宾泗、以新驭旧的胡适之,以及深学独造的饶宗颐、王元化、庞朴、余英时等等大家鸿儒的名字开始在文化群体中穿梭流布,诸子之学大为兴盛,经典诵读蔚然成风,四大名著不断重拍、各种历史剧挤满荧屏,所有这些所彰显的都是精神世界里常年漂泊的炎黄儿女重回家园的激动和认祖归宗的热情。 《孔子》影视热的发生,倒恰可看做这一文化复兴过程的节点式说明。显然,国家所极力推进的民族复兴,绝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遍地成春的。这注定是一项需要数十几年卧薪尝胆、几代人不懈奋斗的宏大工程。而且,毫无疑问,这一宏大工程亦绝非只是经济上的复兴而已。同经济发展相应,文化上的繁荣和兴盛,特别是文化精神上的强大和葱茏,一样也非常重要。从一定意义上说,或者还要更为重要。毕竟先要有强大的精神才会有坚决的行动,有了坚决的行动才会有现实的成功。因此,对于这样一个伟大时代,新拍《孔子》的出现及其成功,作为时代潮流中的浪花一朵,算得上是一个有力的见证。
   说到文化,有必要从承载形式的角度,对包括电影《孔子》在内的相对比较严肃的历史和文化题材类影视作品的文化功用,作进一步的说明。众所周知,近代以前书籍印刷是文化传承的主要形式,晚近以来,社会上出现了新闻报纸、学术期刊,又出现了电影电视乃至电脑和网络,历史地来看,这些都是新的文明承载和文化传播形式,对于文化和文明的发展有着莫大的推动和支撑作用。以新拍的《孔子》为例,同市场上琳琅满目不可胜数的《论语》读本相比,经由“发哥”之口所讲出的诸如“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见义不为,无勇也”、“士不可以不弘毅”、“朝闻道,夕死可矣”等等文句,显然要比书籍上的文字更易被人们所理解和接受。从某个角度来说,电影剧本的写作虽是根据史料而来,但当剧本变成电影搬上荧幕以后,后者反又为包括《论语》、 《孔子世家》等在内的相关文献的有关内容添加了一个生动的说明,叙述更为形象、论证更为立体、诠释也更为直观。

 

 

 

 


 

责任编辑:xiao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