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任继愈去世 >缅怀大师

国图名誉馆长任继愈逝世 一生低调不图虚名

2009-07-14 11:06:00  作者:  来源:京华时报

 

一生低调不图虚名

  孙家正(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

  任继愈是国家图书馆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馆长。文化部原部长孙家正曾评价说:“任先生是图书馆界的一面旗帜,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资深学者,这面旗帜和国家图书馆的地位是相称的,把许多专家学者、知识界以及社会上关心图书馆事业的人们吸引、聚集到这面旗帜下,大大提高了国家图书馆崇高的学术地位、文化形象。”

  杜继文(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在学术上,任继愈对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具有开创意义。杜继文说:“他特别能采取平等的态度来研讨,跟学生在一起也特别随便,从来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强迫别人接受他的观点。”任继愈90岁生日时,学生想为他做寿,但是他并没有同意,只是进行了一个很低调的学术研讨会。“任先生始终都把自己当成一个最平常、普通的人,他没有任何特别的特点,可是这也就是他最特别的地方。”

  陈立(国家图书馆副馆长)

  作为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的任继愈,在国图有很高的威望。陈立透露,以前每次参加国图的会议,任老说的最多的就是希望大家多读书。“他还曾幽默地说过,国图博士论文厅中有句话是《楚辞》里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任老笑称应该把这话换掉,免得读者觉得在国图里查资料要东奔西跑,国图也要给读者提供更方便的服务。”陈立认为,任老一生处世低调,不图虚名,“他生前曾交待过几件事,不出全集、不过生日、过世后不进行很隆重的告别仪式。”

  李申(任继愈的学生、上海师范大学哲学教授)

  李申认为,他不仅是研究 读点校,他总是亲力亲为,从中国哲学的大家,也是一位 不做‘挂名主编’。”李申说,每全方位地研究中国传统文化 次去国家图书馆任老办公的学者。“特别是对于古籍文 室,都能看到书桌上摞着厚献整理,任老有着自己的原 厚的书稿,而这里面大部分书则。从做选题、写提纲到审 稿任老都要一本本看过。

 

  任老语录

  1.如果没有社会的培养,就没有个人的成才。我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不能把功劳记在我自己的名下。我四十多岁的时候编《中国哲学史》,当时恰好找到我,如果找到别人,也一样能编出来。如果我就此忘乎所以,以为我就是了不起的哲学家了,这和我的实际情况不符。

  2.文化建设,首先要有文化的积累。现在的青年人读古书已经有些吃力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后人再做古籍整理,肯定要比我们花费更多工夫。在这方面,我们这一辈人还有一些优势。我们多做一些工作,后人就能省些事。

  3.不出全集,是因为我自己从来不看别人的全集。即便是大家之作,除了少数专门的研究者,其他人哪能都看遍?所以,我想,我的全集也不会有人看。不出全集,免得浪费财力、物力,耽误人家的时间。

  4.年轻人要有一点理想,甚至有一点幻想都不怕,不要太现实了,一个青年太现实了,没有出息。只顾眼前,缺乏理想,就没有发展前途。这个地方工资待遇1000元,那个地方待遇1200元,就奔了去,另有待遇更多的,再换工作岗位,不考虑工作性质,缺乏敬业精神,这很不好。小到个人,大到国家,都要有远大理想。(卜昌伟 陈荞综合新华社报道本版图片由国家图书馆提供)


 

责任编辑:王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