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30周年 >祝福与期望

方克立先生:办会方向正确 社会影响很大

2014-09-09 14:20: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

      

   在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30周年之际本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前院长,哲学家。中国哲学学会名誉会长。曾担任中国孔子基金会理事、学术委员会主任方克立先生。

方克力先生:
   孔子基金会影响还是很大的,一个是国际儒联,一个孔子基金会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对孔子、儒学和传统文化进行研究,团结了很大一批学者,应该还是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比一般的儒学研究的团体影响要大的多。我比较看中的一个是国际儒联,一个就是中国孔子基金会,影响还是比较大的。特别是孔子基金会成立最早,国际儒联都是后来成立的。谷牧、匡亚明同志、宫达飞同志,他们这批人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记得我参与这些活动也是早期,也是在这几位的领导下,接触的事情比较多。新世纪以后身体就不太好了,我就参加的很少了。在曲阜开会比较早的,1987年那一次会影响还是很大的。孔子基金会归山东省委以后,这些同志还是领着基本群众,这都没问题,跟北京的主流学界远了一点。出来主持的都是省里的一些同志,当然就不如国家领导人来担任主要领导影响大了,也有这个问题。当然我认为还是跟主流学界关系很密切的。
    再一个我刚才讲了,这两个单位在儒学研究当中是坚持正确方向,还是带有旗帜性的。如果偏离这个方向远了,比如说崇儒反马,就不会有这么多学者成为你们的骨干。这些势力现在也很大。还是坚持正确方向,跟比较主流的这些学者关系比较密切。当然普及方面做的一些事也很有必要。你们在这方面的贡献也很大,这个大家都看到了。
    虽然我这么多年参与的活动少了,但是我还是很关注你们做的一些工作,有一些活动好象是跟文化部一起办的。文化部当然代表我们主流意识形态了,至少你们是有警惕心的,不会像现在有一些讲儒家宪政的。中央对这些社会思潮里面,比如说普世价值、宪政民主、新自由主义都是比较重视的。宣传儒家宪政很明显跟中央的精神不一致,影响也很大,但是孔子基金会对这些是有警惕的,不会随便跟这些人混在一起。如果这些思潮占了主流,就会对我们孔子基金会打问号了。我们孔子基金会至少不跟着这股风跑。
    现在他们翻出这些东西,过去康有为的孔教会讲的是要立儒教为国教,这不可能,跟我们主流意识不一致。甚至还讲下行路线,要成立儒教协会,跟佛教协会、道教协会至少并列,甚至在他们之上,现在也不现实。道教协会也有,佛教协会也有,现在都没有儒教怎么有儒教协会呢,有一部分学者有这种看法也是正常的。至少我们孔子基金会的领导头脑是清醒的,不会做跟中央的基本方针对着干的事。
    再一个现在讲新康有为主义,这又是一股风,毛主席说康有为是向西方寻找真理的先进中国人。对康有为、洪秀全、孙中山都是肯定的。他在戊戌变法时期有反对封建君主专制主义的影子,这些对批判旧的制度都有积极作用。但是后来他就转向保守,甚至支持张勋复辟,搞孔家会。所以我们就不太肯定他后面这一段历史。但是现在有一些人就反过来,否定康有为的前期,肯定他的后期。这就是所谓新康有为主义,像这些问题孔子基金会心里都是很明白的。
    还有一些很复杂的情况,有一些很好的学者,他们现在做的研究,我们是自己人,就随便说吧。比如说陈来,他接替我当中国哲学史协会的会长,我们国家很重视这个事,最近他出了一本书叫《仁学本体论》,为儒学进行一种新的本体论建构。他自己称是接着冯友兰的一种新的建构。冯友兰有《贞元六书》、《新理学》、《新原人》等等。跟冯友兰的那些书名字都是连着的,为儒学进行一种新的本体论的建构。他是很有水平的一个学者,在各种场合非常受重视。但是这个方向跟我们孔子基金会的方向是不是一致。孔子基金会起码还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基础。儒学优秀的东西要汲取,能不能把我们的立脚点立到以儒学为基础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至少他不反马克思主义。有一些人是崇儒反马,公开反马克思。他至少不反马克思。某种程度上统一战线还可以在一起谈。
    但是有一个基本的立足点,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什么,到底是马克思主义还是儒学?主导今天意识形态的是什么,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像习近平讲的,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对儒学、孔子思想进行有分析的研究。好的我们继承,不适应现在时代的我们要扬弃。我们立足点是这个,还是儒学这一套东西是不变的,到了今天要适应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也是被吸收的东西。立足点不一样。这个书刚出,也会有一些讨论,你们联系的学者面是很广的,但是你们的情况也比较复杂,像公开崇儒反马的大家警惕性会比较高。有一些在认识上也会存在分歧。滕文生同志组织的国际儒联和孔子基金会也是群众性团体,但是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指导思想和方针是比较明确的,至少跟习近平同志现在讲的观点是一致的。
    现在比二三十年前的情况更加复杂了,所以我们要坚持我们的宗旨,形势很好,中央是这样的态度,对推动儒学发展很有好处,在群众这个层面也很好,在学界也很好,这里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马克思主义和儒学的关系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但是要弄的很清楚,中央也很重视这个课题,比如说国家给山大一个课题,许嘉璐抓的这个课题,刘云山给他160万,2011年立项,他们的成果快出来了,山大承担这么一个国家的大课题,我们都等着看他们的结果。许嘉璐主持着,方向上也不会有大问题,上面是中宣部给的项目,许嘉璐同志主持,山东大学陈岩副校长他们亲自来抓,我们希望他们处理好。
    另外像北大,他们也做这个课题,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目前思想界情况是比较复杂的,认识非常的不统一。孔子基金会应该是头脑最清醒的单位之一,我比较肯定国际儒联和孔子基金会,方向上会把握的比较正确,同时我们运用的形式也比较多,可以把这个事情做的轰轰烈烈,会起更大的作用。有多种声音不是坏事,多听听多种声音,但是在原则性问题上要很清醒。
    虽然我这些年参与的不多,但是我还是很关注的,一个是我岁数大了,我学生辈的人现在都是在你们那儿活跃的积极分子,包括孔子研究杂志的主要作者,很多工作都是他们来做,就是当初我们带的那一批研究生,我们这些人也慢慢的退出历史舞台了,我今年77了,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很少出头露面。
  

责任编辑:xiao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