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中国梦 >最新报道

实现中国梦永远是“进行时”

2013-04-15 08:31:00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实现中国梦永远是“进行时”

□ 本报记者 魏 然

 

  谢春涛,山东省临沭县人,现任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共党史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被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聘为客座教授或特约研究员,是中组部确定的中央联系的专家和中宣部确定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四个一批”人才。著有《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等书。十八大召开期间,在本报开设专栏,撰写解读十八大报告文章七篇。

 

  4月14日下午,谢春涛做客齐鲁大讲坛,作“中国梦的回顾与展望”专题报告。谢春涛说:“我认为‘实现中国梦’中的‘实现’是一个过程,中央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点说到哪儿就实现中国梦,这个时间点也不好定。在我看来,中国梦是个永远需要做的梦,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什么时候完全实现?没有止境。套用习近平总书记经常说的话:永远都是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他认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好,基本实现现代化也好,都是实现中国梦的过程,而且中国没有真正实现统一之前,都不能说实现中国梦。

    实现中国梦 

面临“八大挑战”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的挑战很多,起码可以归纳出八个方面的挑战。”谢春涛认为,一是如何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过去30多年发展一直很快,但是能否长久维持,更重要的是能否健康发展,在外部世界经济很不景气的条件下,维持7.5%左右的增长速度也是不容易的。二是如何稳步有序发展民主。老百姓不光有吃饱穿暖的诉求,还有越来越多的民主诉求、健全法制的诉求,怎样把适合中国国情、中国文化,符合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民主稳步有序的推进下去,是非常大的挑战。三是如何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刚刚去世的撒切尔夫人若干年前曾说过:“中国人只能出口电视机,出口不了文化产品。”时至今日,我们的文化产品出口的也不够多,与经济影响力不能同日而语。虽然西方人认为走中国自己的道路也是一条成功的路,但我们的影响力还远远不够,如何在文化上让世界理解我们、认同我们,还要付出很多努力。四是如何实现社会稳定和谐。由于贫富差距、利益诉求不一致等原因,现今社会矛盾多发、高发,有时候比较尖锐,甚至体现为群体性事件,如何实现确保稳定、实现和谐是未来长时间要解决的问题。五是如何保护好生态环境。不能越发展环境越差,那还不如不发展。六是如何促进国家和平统一。海峡两岸真正统一,可以预见的时间内还是相当难。七是如何营造和平的国际环境。随着中国国力强盛,有人造出了中国威胁论,西方的优越感不像过去那么强了,真正营造一个有利于和平发展的空间并不容易。八是如何解决党内的消极腐败问题。“这个挑战绝不轻松,国家发展的怎么样,老百姓将来怎么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这个党表现的怎么样。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八项规定,抓作风建设,这只是开始。”

    “中国梦”与“个人梦” 

  宏观的“中国梦”和每个人的梦想有什么联系?谢春涛认为,“中国梦”具体到每个人,都是和个人诉求、个人愿望相联系的。个人的梦想要靠个人的努力来实现,执政党和政府要给人们提供一个实现个人梦想的好的环境。

  “比如说,十八大特别强调‘公平’,机会公平、权利公平。没有公平的环境,我们每个人的梦怎么实现?”谢春涛说,比如教育公平,西部地区有些孩子上学要走十几公里路,偏远山区一个老师要教很多孩子,城里孩子为上好学校要交择校费,本来政府应该给每个公民提供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比如找工作,要靠真本事,要有公平的起点和平台,不能靠“拼爹”;再比如废除政府不应有的审批权,为企业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等等。一个社会要有凝聚力,就一定要给每个人提供平等的机会,政府要为每个人的梦的实现提供越来越好的环境。

  “要实现中国梦,一方面执政党、国家要发展,要变得越来越好,另一方面每个人也要付出努力,两个方面都不能少。”谢春涛说。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谈及个人梦想,有位81岁的听众问“如何缩小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谢春涛认为,共产党执政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幸福,如果发展只让少数人受益,显然跟价值观相背。

  “老百姓的日子总体上比过去好,但是还不能让我们满足。”他说,比如我们的社保标准还比较低,医保有些大病没有纳入,有的人养老金领的比较少,这些不足以让我们后顾无忧地过上体面的生活;普通劳动者、一线工人的收入也比较低,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人均收入普遍翻一番,这主要是指中低收入阶层翻一番。怎么翻?包括不断提高工资收入,不断提高离退休人员的养老标准,社保在各方面更完善,也包括国家、企业、劳动者三方面在分配的时候,国家少分一点、企业少分一点、职工多分一点,包括国家对一些企业减税等等。“我想这都是综合因素,要逐步体现出来。”他认为,短时间内达到大家的理想程度做不到,但是两年内应该可以感觉到变化,以后力度会更大,“大家可以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潘瑞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