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书画资讯

台北“灯辉绮节·花灯节庆图特展”再现宫廷元宵节

2018-03-01 09:16:00  作者:  来源:中国孔子网综合

  元宵节,又称上元节,源于道教三元。近期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灯辉绮节─花灯节庆图特展》部分作品描绘了民间与宫廷的元宵节的场景。

   元宵节 

  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 

  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 

  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 

  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 

  ——明唐寅《元宵》 

  近期,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灯辉绮节─花灯节庆图特展》分“年节年俗”、“花灯迎春”、“岁朝报喜”三个主题,向观众展示了古代人民过节时的盛况。参展作品中,有《十二月月令图》、《升平乐事图册》,生动描绘了民间与宫廷的元宵节的场景。

展品赏析

  歲華紀勝圖 大儺 

    明代吴彬《岁华纪胜图·大傩》,29.4×69.8厘米。 

  吴彬,万历(1573—1620)间人。所绘人物,形状奇特,自成一家。“大傩”是除夕打鬼驱疫求吉的仪式,以戴假面装判官、土地之类,驱祟出城外;另有铜鼓驱疫习俗,如桥上一列送祟队伍,其中两人手舞足蹈,装扮成“傩”的奇特面貌,四人抬着“神只”,桥头两人抬鼓,一人打鼓,一人敲锣引道,描写傩仪时闹烘烘的景象。画中人物外形肖似陶偶,通体结构虽不尽真实,但细看却处处充满变化。

  萬戶春聲 

    清代刘权之《万户春声》,12.8×16.8厘米。 

  刘权之(1739—1818),乾隆二十五年(1760)翰林,官至大学士,善书、画。此幅选自《亿春书瑞》册第一开,画过年即景,城垣连绵,房舍林立,远山掩映,烟云无际。河岸边,孩童燃鞭炮戏耍。邻里友人,互道恭喜贺年,大有“千家万户腊月闹,阡陌道路互道吉”的春节热闹景象。通幅设色淡雅,线条简练,点染随意。

  正月一日是为岁朝,此时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以岁朝命题的吉祥画,描绘茶花、腊梅、水仙、南天竺和灵芝等新春应景花卉,展现春暖花开、岁首迎新的洋洋喜气。另有描绘以亲朋故旧走春拜年,孩童嬉戏于庭,庆贺新年的新春情景。历代画家作岁朝图,同时也蕴含有元旦开笔,预祝全年皆万事吉利之意。

  宋 趙昌 歲朝圖 

    (传)宋代赵昌《岁朝图》,103.8×51.2厘米。 

  本幅画梅花、山茶、水仙和长春花等新春花卉,色彩明丽,以朱砂、白粉、胭脂、石绿画成,再用石青填底,显得富丽堂皇。构图压缩景深,采用层层往上堆叠的方式,坡石和繁密交错的花木布满整个画面,将自然生态转化成图案式的趣味,灿烂缤纷,富装饰性,与《岁朝图》的吉祥命意相侔。

  赵昌(10—11世纪间),善画花卉。每于清晨朝露下,对景描摹,故自号写生。本幅虽有“臣昌”二字款,但以笔墨画风论,应是宋以后画家的托名之作。

  宋 緙絲 新韶嬰戲 

    (传)宋代缂丝《新韶婴戏》,82.8×74.8厘米。 

  缂丝是以简单的平纹木机,采通经断纬织造,将纹样描绘在经面上,依画稿所需调配各式色线,分别装进梭子中,依图案设计来回穿梭于图形的经线之间,周围留下锯齿状的空隙,又称为“刻丝”。

  本幅为红地设色织,牡丹文石满布画面,花形繁复硕大。孩童十人,于新春过年时节,戏耍于花间,有着官服,有穿仆役、马夫服饰,扮演官员出巡、差役鸣锣开道的戏码,阵仗威风,既富趣味,又具吉祥意涵。

  观灯、提灯是元宵节最重要的民俗活动,富贵人家往往布置大型彩灯,以供亲朋好友观灯行乐;孩童则是提着各式动物造型的花灯,四处炫耀嬉戏。画家也喜以此为题,记录古时元宵灯节的盛况,传达出灯月交辉、迎春纳福的景象。

  清 畫院畫十二月月令圖 一月 

    清代画院画《十二月月令图·一月》,175×97厘米。 

  此图描绘农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赏花观灯活动。亭台楼阁处处张灯结彩,户外施放烟火,人物集聚品评各色灯具,观赏满园盛开梅花。后方庭院空地高架盒子彩灯,妇孺老少群聚观赏各种技艺表演,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责任编辑:张晓芮
打印 分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