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文化的力量 >代表委员谈传统

高满堂:优秀的剧作家一定是对文学无限崇尚的人

2017-03-15 10:31:00  作者:徐健  来源:文艺报

  ●青春是有限的,但“小鲜肉”如此地挥霍青春,我们觉得心疼。

  ●现在出现了一个变化,就是大量的IP剧开始积压了,卖不动了。

  ●看一些同行的剧本,基本上一模一样。故事都丧失了叙事的艺术个性,同质化现象严重。

  ●目前,网络剧的门槛就四个字:会“胡说八道”。

  ●当一部作品缺乏了思想力量和人性深度时,它就只能变成消费品而已。

  ●大家都在疯狂开情节的列车,但是人物还在始发站,这是中国电视剧最大的问题。

  “每写一部戏,我都要去一线深入采访。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每次谈及自己的创作经验,高满堂总是向记者反复强调深入生活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这是一部作品能否走进观众心灵、能否走进时代深处的关键。曾创作过《闯关东》《北风那个吹》《钢铁年代》《大河儿女》《温州一家人》《老农民》《最后一张签证》等优秀作品的高满堂有“平民作家”“金牌编剧”的美誉。身为编剧,他始终保持着“不跟风”的创作姿态,坚守现实主义阵地,描写普通百姓的心灵世界和精神风貌;身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关注焦点从来没有离开过电视剧,不管是呼吁保护原创、激励原创,还是痛斥电视剧产业乱象、倡导现实题材回归,都体现了高满堂作为剧作家的良知。今年全国两会间隙,针对当下电视剧创作高片酬、大IP、网剧热等话题,高满堂向本报记者表达了他的思考。

  记者:今年两会上,您和陈道明、宋丹丹等委员都在发言、采访中提到了“小鲜肉”的话题,一下子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当下的中国电视剧投资、制作盲目推崇“小鲜肉”“小鲜花”,所带来的诸如高片酬、低演技、缺乏敬业精神等负面效应,其实损害的远不止是行业本身,更多的将是一个时代的审美趣味和文化走向。

  高满堂:现在拍摄一部1亿成本的电视剧,要请到这些当红“小鲜肉”,片酬基本在七八千万,只有两三千万留给导演、编剧、团队、后期制作,这不是什么新鲜事,造成了我们作品中巨大的垃圾出现,因为没有钱做后续,这已经变成了新常态。现在的关键问题,不仅仅在于这些“小鲜肉”拿了多少钱,它会造成这个行业的恶性竞争,主要是你出的价格高,我比你还要高,相互竞价之风蔓延。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方不会做赔钱的买卖,它肯定能把电视剧卖出去,但对观众产生的效果却是负面的、没有营养的。这是电视剧创作中一种极度的浪费。“小鲜肉”是千百万粉丝的榜样,作为演员,这些孩子首先要作出表率,那就是对艺术的敬畏、对职业的尊重;青春是有限的,但“小鲜肉”如此地挥霍青春,我们觉得心疼。当然,这些“小鲜肉”的一举一动同样在影响着粉丝们,他们对艺术的不敬畏、不敬业也会给粉丝带来误导,让他们失去判断力:再烂的片子,只要是他们心爱的“小鲜肉”演出,就追着看;即使你的演技差、制作糙、装腔作势,也有人爱看。如此下去,“小鲜肉”的表率作用、感染力量就变成了负增长。

  记者:近年来,电视剧创作、制作迷恋大IP,一些根据热门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霸占荧屏、网络,鬼怪神仙侠剧、青春偶像剧、古装偶像剧备受市场追捧。面对电视剧领域这种过度追捧热门IP的现象,您是如何看待的?这股“一窝蜂”的跟风态势会不会持续下去?

  高满堂:前不久我在上海的快餐店吃面时,发现周围几乎所有年轻人都在一边吃饭,一边用手机看一部由某小鲜肉主演的玄幻剧。我就想这类剧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呢?它们产生的效果都是暂时的、“即食性”的,瞬间能吃饱,但是毫无营养,带来艺术上的“肥胖症”。据我所知,目前一个20万字左右的IP,它的版权能卖到2000万了,还有一种是一天我写1000字,20天就2万字,在大家还没有判断出作品好坏的时候,它就卖完了。大家都在抢、都在“发烧”,这种现象很不正常。但与此同时,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变化,就是大量的IP剧开始积压了,卖不动了;同时,这种“一窝蜂”的现象也让电视台、网站很疲惫,但是又很无奈。IP还能坚持多久我也在观望,这是某一个阶段市场情况下必然出现的一种现象,但是它肯定不是长久的现象。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做一个冷静观察者。

  记者:当前的网络文学抄袭乱象频出,甚至导致被称为“小说生成器”的自动写作软件在行业中大行其道,全国政协委员王兴东今年的提案就建议加大文学原创权保护,清除复制抄袭“毒瘤”。其实,电视剧领域的抄袭现象也是比较严重的,对原创的损害非常大。

  高满堂:当下的电视剧剧本写作也存在抄袭的“软件化”现象,无论是青偶剧、古偶剧还是家庭生活剧,都有套路。我参加过一个剧本讨论会,听完之后总结说,七个故事最后就一个故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看一些同行的剧本,基本上一模一样。故事都丧失了叙事的艺术个性,同质化现象严重。我们的影视还是在复制、抄袭当中,缺乏创新。但就是这样的剧,仍有强大的收视率。我最大的担心就是长此以往,我们年轻观众的审美变成低龄化、幼儿园化、无知化了。大家都在做一个游戏,即使做得很累很疲惫,也还是要做下去,因为在这个行业你投入就要有产出。在这个游戏当中,不断会有人掉队。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实主义创作、现实题材就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困扰,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当一个民族失去现实主义,大家都在一些虚无缥缈的鬼怪神仙侠、玄幻里,那是很可怕的。

责任编辑:李婕